剑侠世界心情故事;--游戏人生

编辑:小豹子/2018-07-03 15:47

  风萧萧兮易水寒,青衣素袍被萧瑟的风卷起猎猎的呼声,赤红马扬蹄嘶鸣,迫不及待的要踏上征程,长剑出鞘的寒光闪过,我却突然想起,等等~~忘了买药了~~

  我喜欢这样的游戏场景,群情激昂的时候有人搞笑到捧腹。

  屠杀和残暴不是我们的江湖。

  记得小时候看的第一本武侠小说就是《天龙八部》,也许是受老先生的熏陶吧,一直固执的喜欢这种大喜大悲大恩大仇仍然充满了脉脉温情的武侠世界,也只在这样的武侠中徘徊。就像老白和佟湘玉们,在充满了危机的江湖中嬉笑怒骂,快乐人生。

  怕寂寞的人都喜欢网游,虽然其中有人更加寂寞。

  只要你愿意,队伍、家族、帮会,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将你和完全陌生的人紧紧联系在一起,呼朋唤友相约去寻找和发掘宝藏,苦苦在boss的强大威力下挣扎,同生共死的命运将完全陌生的人紧紧联系在一起,不断的重生着回城着并快乐着。

  纵然城市中人来客往的繁华无关,旷野中奋斗厮杀的残酷不理,却也会在你匆忙奔跑中路过的小河边,居然能看见完全与剧情无关的小船老翁在树荫中有模有样的垂钓,不禁莞尔。

  我们历过的人生就是在游戏中重演,万千的喧哗和热闹也许转瞬间就会在别人的谈笑中灰飞烟灭。有人狡诈有人忠厚,有人成了你命运中不可或缺的朋友,有人也在你的仇人名单中烙下痕迹,你可以将追杀他变成你的一段目标,也可以在烈酒篝火中一笑泯恩仇。

  在剑侠世界中已有数日,大家都比较喜欢这个游戏中的托管功能,下线仍然支持升级。而各个职业的不同属性不同配置,虽然争议很多,却是让游戏不再挣扎在一味升级的痛苦中。尝试一下低级别去pk一下你需要仰望的那个高端,也是很过瘾的事情。

  游戏的目的就是喜欢这样不暴力的场景,不血腥的画面,简单的操作模式。你可以和你喜欢的朋友们,喝酒烤火,围炉论剑,跟杨铁心学武,追随郭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襄武林遗风,亲历宋金民族大战……横刀立马,纵情千里,江山美人英雄情怀~~~~

  我选修翠烟,喜欢剑光寒影挥舞起来的光芒,念起来有无限的空灵的渺茫~

  我们的家族是盛世唐朝,喜欢那个年代的繁华和丰腴,念起来就感觉到满目的繁华似锦~~希望我们家族的未来也这样的繁华似锦~~~

  缝眼官名封砚,字语墨。他爹娘一心盼着他苦读四书五经,将来考取个功名光宗耀祖。

  缝眼一岁抓周的时候,一家老小围在他身边,恨不得把笔墨纸砚全塞到他手里,谁知他对这些东西看都不看,直接拿起放在边儿上的那把小刀,照着他家的老猫就是刷的一下。老猫吓得“嗷”一声,撒腿逃得无影无踪,到晚上也没回来。

  缝眼三岁的时候,他老爹循循善诱地对他说:“儿呀,俗话说得好,这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

  缝眼托着腮帮子,流着口水说:“爹,书能吃吗?”

  老爹耐着性子,“儿呀,书当然不能吃,可是……”

  缝眼一听书不能吃,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读书不读书,我不想读书。”

  老爹险些忍出内伤,“不读书长大了没出息,你看老李家的你李大叔,人家今年考上进士啦。”

  缝眼听着不耐烦,索性捂住耳朵在地上打起滚来,“我不读书我不读书,就是不读书。”

  “你……你这混小子。”老爹终于忍不下去了,脱掉脚上的鞋照着小儿子一顿乱盖。

  缝眼六岁的时候,爹娘不顾他的反对给他请了个私塾先生。

  这时缝眼的眼睛已经有了越长越小的趋势,睁着还不如闭着大。

  先生在前面摇头晃脑地背着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缝眼直挺挺地坐在书桌后面。

  先生背着背着忽然觉得不对劲,于是啪地一拍戒尺,“上课睡觉者严惩不待。小子,手伸出来。”

  缝眼说:“报告先生,我没睡觉。”

  先生拉下脸:“还敢狡辩?老夫明明看见你凤凰彩票官网(5557713.com)闭着眼睛。”

  老头儿一捋胡子,挥起戒尺不由分说啪啪打了他五下。

  这五戒尺正式终结了缝眼的读书生涯。从此以后他只要一听“书”这个字就两眼一翻不省人事。

  他爹娘吓的不敢再让他念书了,只好另寻出路。正一筹莫展之际,恰逢唐门到村里招收弟子,唐济民一眼就相中他了,“这孩子好啊,这孩子有天分,你看他的长相多适合使用暗器。”

  缝眼在唐门一呆就是十几年,使用暗器的本事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二十二岁那年他击败百位同门,成为第六百八十七届唐门大师兄。

  既然身为唐门大师兄,初次在江湖上露面自然要很有气势。

  话说那天正是腊月初八,寒风瑟瑟之中,武林大会的看台上忽然出现了一位蓝衣侠士。他低着头,额前的头发盖住了他的双眼,刚毅的嘴角微微抿着,两手背在身后。

  他低声吟道:“试问江湖谁最大,唐门封砚人人夸。”

  虽然他的诗令人大跌眼镜,但因为那股无以伦比的气势,全场竟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缝眼站了一会儿,猛然一甩头,露出那双天下无敌、小得不能再小的眼睛。

  这回有人笑出来了。

  可笑声未落,他们的脸色已变得苍白——乌黑的梅花针悬在半空,距离他们的双目仅半寸之遥,仿佛一群有生命的毒蜂。几秒钟后,梅花针轻轻落在地上。如果细看,赫然只见每根针尖上都整齐地穿着几根眼睫。再看那几个人,他们的眼睫早一根不剩。

  这件事成为江湖上的传奇,缝眼从此一夜成名。

  缝眼二十五的时候名声最胜,他孤身潜入金国的皇宫,在金国皇帝的脸上刺了四个大字:“金国必亡”

  ——此事成为武林的又一传奇。

  据说后来他还发明了一种叫“鼠跃蛇行”的暗器,该暗器无声无形,但刁狠无比,曾一度位列武林十大暗器排行榜之首。

  然而就在声明显赫之时,他不知为何忽然隐退了。

  对于一个曾经很有名而现在却不知所踪的人,人们总是有好奇心的。有些人甚至还特意寻找过他,不过带回来的消息各不相同。

  有人说看见他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里放牛;有人说看见他坐着一枚巨大的梅花镖在扬州上空飞行;还有人说看见他在京城里做官,并且娶了皇帝的女儿。

  谁也不知道哪个消息才是真的,好在这世上的事本就是真假难分虚实掺半,不管怎么说,封砚的大名是留在唐门的史册上啦。

  如我是闻;遁入剑世

  佛经总是喜欢在每一句经文前面象征性地加上“如是我闻”来标榜形式和内容的大同。可惜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于那些被人敬畏和崇拜的佛祖没有半点寄托;只是,在某个时候,相信佛常常提起的缘分;遁,逃离逃脱躲避避开,远离一样事物而全身心投入另一环境——遁入剑世,算是一种缘分。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到都不敢高声呼喊我对金山的游戏是如何的一往情深,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个觉得收获比付出更容易的人,很难对一样事物产生内心深处的认同感。我只是在现实中寻找一个能让自己安身立命成就事业的地方,我待在一个我所钟爱的地方,和一群喜欢的人,喝喜欢的咖啡,谈着喜欢的话题,体验喜欢的感觉。因此我害怕对剑世言语太深而遭人口舌笑话。

  进入剑世之前认识了一个叫叶秋的家伙,那个家伙告诉我他理解的剑世和他心目中的剑侠世界。让我惊讶的是,同样做为一个骨灰级的游戏玩家。我不清楚金山给了他多少好处,可以让一个人如此地沉迷于这款游戏。据我所知,他那会玩的过程当中,剑世还只是开放性内测,一天到晚不停的更新改动。我简单地理解为这只是他的浅显之见罢了,可是我又不得不对我的唯心论大加苛责——不要自欺欺人了——剑世肯定有她独特的自身魅力,是什么,我不知道。

  去年10月份,由于一些原因我不得不离开原来所在的工会。成了孤家寡人的我除了每天例行公事地看新闻看网页和朋友们聊天外,就会在深圳大街小巷里东窜西走,如果不是我的行装足够整洁,肯定会被人误以为是不法分子。吃早晨的豆浆油条,买一块五毛钱一斤的香蕉和三块钱的百事,日子过得平淡如水,被朋友笑做是张学良的晚年生活。期间有很多关心我的朋友和客户不间断地问我为什么离开,我都表示了最大程度的缄默,个人原因就是个人原因,对原来的团队我一直非常的尊敬和重视。至于一些人用一些俗不可耐的理由来说明这个现象,就比如“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我觉得这个句子傻到了极点:叶子的离开肯定是由于风的推力作用在叶子上从而产生的推力A和树枝对叶子产生的吸引力B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相互作用,最后A力的绝对值大于B力,所以叶子离开了。如此简单这般明了。

  某天,叶秋又来找我了,他问我是不是离开以前的工会了,我说是的。他没有问理由,我想我也不会说。我对他说:“我最近无聊,跟你混阵剑侠世界去”。

  谁让我进剑世的,显然我自己,没人拉我,最多只是一种猎奇心吧。而叶秋的话隐藏了很多无奈。他说:你来玩,我却担忧胜于欢喜。因为知道,你并不是那种安于现况的人;因为知道,剑世并不是你真正想要去的。我对他的“不欢迎”表示理解。梦想于大家而言都是美丽的,都是不容摧毁和折损的。工会的管理与策划才是我的强项,对于游戏的操作与伤神,我大多只是持观望的.

  生活就是这样,梦想和现实中间,我们内心倾向梦想而双脚踏击的还是现实的地面。想纳兰容若地位如此显赫,不过是一介侍从,仕途再顺也终究是一个筹码。郁郁不得志只是一个男人自我宠爱的话语罢了。没有了自己所谓的工会组织,至少还有剑世能给我提供份打发时间的地方。

  初入剑世,一切都是崭新的,我变得谨小慎微。小心翼翼地练级做任务,小心翼翼地认识朋友,慢慢认识了诺言、迷人、龙吻、妖妖、老黑等人。原本拘束的心也慢慢舒张开来。后来横扫帮会与纵横进行了一场帮战,这是我加入剑世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大战,场面异常热闹。当时冲动的接下了帮战指挥。我就是这么想的,要么不搞,要么彻头彻尾地整个痛快。

  经过这次帮战,我认识了更多的朋友,在一点一滴的了解中,慢慢融入这个大家,熟悉这里的编制、这里的管理方式、这里的激情和这里静谧。朋友们告诉哪个家族的管理办起事来最负责任,哪个家伙在这的资历最老,这些都让我惊叹不已。原本以为剑世就是一大群为了名或利而在拼杀的玩家,似乎是名字给我的直觉太过强烈。事实上大多时候,她是安静的,她就在那里,你几乎都可以看清楚她的眉宇她的眼眸。她看着你,告诉你,来到她身边,你要好好的来爱护她。剑世中的许多的美景我几乎可以用一阙秦少游的词来比拟。那般柔和细腻、让人心旷神怡。而战斗的场面中的玩家一定是跃马江湖破天而出的悍将,只能用王昌龄的边塞诗来模拟。一声声冲锋号令就如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技能,映着玩家们奋斗的身影,显得格外壮观。

  有时候静下心来想想,金山剑侠世界真的什么都没给我们,我们在关键时刻夜以继日地冲级,有时候甚至不顾及自己身体健康来“玩命”的时候,金山依旧在变着法儿让玩家掏口袋充值。可是大多的剑世人依然执念,身边的朋友是最贴心的,他们在带着我慢慢走进这个游戏的同时,也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一种家园式的温馨。

  我喜欢婉约过多喜欢豪放,喜欢菩萨低眉多过于喜欢金刚怒目。一直认为真正的高手—侠之大者,僧之高者——可以杀人于无形,或者只是抚了一曲忆江南,或者只是歌了一首后庭花,而对手已经轰然而倒。金山或者剑世还年轻,远远不能做到这一点,年轻气盛的金山需要做的还有很多,除了在不断的发展中吸取经验和养分,或者更多的应该向玩家多考虑一些。学会沉淀的时候就是渐入大家之风的开始。佛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可是我要说“我既入剑世不悔剑世”。

  且让我祝福剑世,祝福所有还在热爱并且执着于剑世的朋友们。

  也让我祝福玄武区岚岳村[横扫四区]的所有朋友及忘情溪[拔刀斋]的所有朋友!

  随着剑世荣誉系统隆重登场,西门发现周围全是出尘凌绝乃至惊世御空甚至混天凤雏也经常能见到。在这些称号的强大压力下,西门的虚荣心暴涨,深感头顶超凡之可耻。发誓摆脱超凡的称号。

  西门现在的财富荣誉是800多点,传说中只要到达1000点,就能从超凡进化为出尘。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乌鸦叫春的夜晚,西门从三年前的鞋垫底下掏出15元钱买了点卡,在金币交易所里把金币换成游戏币,然后到拍卖行里用游戏币买了90级剑,然后到物品保管人那里取出储藏多日的玄晶,然后到冶炼大师那里把强剑。。。。。。忙得天昏地暗不亦乐呼,打开个人面板,财富荣誉顺利达到1054点,安逸。

  下线关机洗脚睡觉做梦起床开机上线。一看称号,居然还是超凡!

  一打听才知道,金山更新了,居说财富荣誉到1000点以上,然后财富荣誉排名要在3000名以内才能进化为出尘。

  郁闷了三个半小时,一咬牙一狠心一跺脚,戒烟戒酒戒夜宵戒彩票,除了不戒的全戒了。憋了一个礼拜,买了张50元的点卡,准备再次冲击出尘。

  可是多少财富荣誉才能排进前3000名呢?

  这时一个极度委琐的家伙忽悠西门:“你只要有1500点财富荣誉,绝对能到出尘。”

  于是西门屁颠屁颠地跑金币交易所换游戏币,跑拍卖行买装备,跑冶炼大师强装备。。。。。。忙得天昏地暗不亦乐呼,打开个人面板,正好1500点,安逸。

  下线关机洗脚睡觉做梦起床开机上线。一看称号,居然还是超凡!

  再看排名,3007名。

  西门彻底崩溃中。。。。。。

  隔天上线,西门流落军营,看到有人在喊:“军营去的速度进组!”

  非常高兴地凤凰彩票网(fh643.com)点申请入队,被拒绝。

  那人又喊:“军营去的速度进组,不要超凡!”

  “。。。。。。。。。”